>> 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- 首页 > 中药常识

莫将此忍冬错认彼忍冬

作者:来源:发布时间:2014-09-22 10:56:22

类似的错误典型例子还有五脏的概念。如“心”的原意,《荀子·解蔽篇》:心者,形之君也,而神明之主也。《礼·大学疏》:总包万虑谓之心。《黄帝内经》:心者,君主之官,神明出焉。心者,五脏六腑之大主也,精神之所舍也。心主身之血脉。就是说:我国祖先创造的“中文心”字,主要是指思虑事物的精神意志及其所在的器官。后来有了中医学,“中医心”才提到了其主管血脉的功能,但中医始祖《黄帝内经》中,论述心主管血脉的分量远不如强调其主管精神意志多。其实,传承几千年至今,人人使用天天使用的“爱心、伤心、细心、苦心……”等词语之中的“心”才是“中文心”、“中医心”的原意。而1840年以后西医传入我国,以“heart”对接了“中医心”中主管血脉的那小部分,译为“循环系统的主要器官”,而丢掉了“中文心”、“中医心”中的大部分的主管精神意志的内容。而此错误反过来又成为西医嘲笑和攻击中医“不科学”的“把柄”。

确定中药植物来源应依据临床实际

什么是中药?其确定的依据是这两点:中医药理论指导下临床使用的药物;传统中医药古籍中记载的药物。其他的一切都不能成为确定中药来源的依据。只要中华人民共和国、世界卫生组织等国内外认可中国的传统药物是“中药”,它的理论体系就以独立的形式而存在,就不可能用其他理论和依据取而代之。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》、《中国国家标准》、《教育部学科分类》、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学科分类》对中药学均采用单列管理,区别于“狭义的药学(只包括化学药与生物药)”,均显示出其理论体系与应用实践的独特性。

虽然现代人去追踪中药的植物来源的确定问题似乎比较复杂,但是有一点并不复杂。那就是:中国祖先们记载中药忍冬藤、金银花,并不是依据1840年以后才从西方传来的Lonicera japonica Thunb.

中药大部分是植物,但“中药”不等于“植物药”,这是学术界、国家管理体系都泾渭分明的事实。植物药只是一个可供中药、化药、生物药共同利用的自然资源。植物分类学、植物化学等等其他一切自然科学都可以成为中药发展的工具和借鉴,起到丰富、补充、微观、量化等作用,但不可能取代,更不可能成为决定性依据。1963年版《中国药典》第一次收载中药“忍冬藤”、“金银花”时,不应该用植物学分类作为遴选中药物种的筛选入门条件。片面强调植物学分类,强调一物一名才能实现中药质量控制,从根本忽略了中医药属于复杂系统的属性,实际上是将复杂问题简单化,客观上造成了不尊重中医药自身理论体系和规律的严重后果。

对“国家药典委员会答复”的疑问

2014年6月10日国家药典委员会“给湖南等地药农代表有关‘山银花’问题答复函”(国药典中发[2014]212号)坚持称“金银花、山银花必须作为两种药材来管理。”其理由原文是“记载中药材药用历史的,应是传统的本草书籍,而从本草考证来看,金银花药材的来源只能是忍冬;民间习称、地方名称以及地方志等,不能作为中药材的药用历史依据。”关于这个答复有4点疑问。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